行业动态

长江刀鱼卖出天价 刀鱼之困背后乃长江之殇

字号: T | T

  “长江刀鱼最高峰能卖7800元一斤!”一位渔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长江刀鱼卖出天价,刀鱼之困背后乃长江之殇!刀鱼,又称刀鲚,是一种洄游鱼类。刀鱼与河豚、鲥鱼并称为“长江三鲜”,又因肉味鲜美、脂肪多,细嫩丰腴而位列三鲜之首。每年春季,刀鱼会从河口溯江而上进入江、湖中产卵繁殖,清明节前,为食用刀鱼的最佳时期,因而价格大涨。时令性的刀鱼之困,只是长江鱼类资源枯竭的一个缩影。长江中最为常见的“青、草、鲢、鳙”四大家鱼,现在每年的捕捞量也就几万吨。

  南通知名特色江鲜店“梅林春晓”老板说,今年他们饭店的刀鱼最贵时卖到6680元每斤,依然有不少外地的食客慕名而来。

  每年以清明节为分水岭,长江刀鱼的价格在达到峰值后迅速下跌。据了解,今年在长江南通段,4月3日鱼贩子到船上收刀鱼的价格是3000元左右一斤,而到了4月4日清明节,价格降到1700—1800元一斤。

  而不管高不高峰,长江刀鱼的价格也一直维持在千元以上。

  临江品鲜,吃了刀鱼能上天?

  “小时候吃刀鱼就像清明节前的仪式,大街小巷都有卖的,工薪阶层就吃得起。”在北京工作的秦先生是南京人,80后。“记得2014年清明带老婆回南京,家人特意准备了5条刀鱼招待,但我和老婆都觉得根本没有多好吃,还那么多刺。”秦先生认为,现在“一刀千金”的现象是受不理性消费心态影响,吃刀鱼更多代表一种虚荣心,而纯从口味来讲,同等消费的情况下“还是澳洲红龙虾好吃”。

  不过,自古爱江鲜乃是一种文化,特别是在长江流域最为富庶的江南一带。宋代名士刘宰,在为友人饯行的刀鱼宴上,作过一首赞美刀鱼的诗:
    肩耸乍惊雷,腮红新出水。
    佐以姜桂椒,未熟香浮鼻。
    河豚愧有毒,江鲈惭寡味。

  在品一桌佳肴时,文人的附庸风雅,多多少少赋予了长江里的各种鲜味一些浪漫色彩。

  但对于一斤用来吃的鱼来说,当每每开出七八千甚至过万的高价,仍有那么多馋嘴的食客趋之若鹜,争相抢吃,显然已经超越了食物级意义的“好这口”。

  千金难买,长江刀鱼经历了什么?

  刀鱼,又称刀鲚,是一种洄游鱼类。刀鱼与河豚、鲥鱼并称为“长江三鲜”,又因肉味鲜美、脂肪多,细嫩丰腴而位列三鲜之首。每年春季,刀鱼会从河口溯江而上进入江、湖中产卵繁殖,清明节前,为食用刀鱼的最佳时期,因而价格大涨。

  一份来自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的资料显示,1973年长江刀鱼顶峰产量达3745吨,随后逐年锐减,刀鱼幼体受水质污染和过度捕捞,资源每况愈下。1983年为370吨左右,2002年的产量已不足百吨,2003年后基本维持在50吨左右。2013年,上海、江苏、安徽三地的长江刀鱼被列入国家保护范围。

  目前,长江刀鱼洄游距离大幅缩短,长江中游的岳阳和湖口已经很少监测到刀鱼。渔民出船,半天只能捞到两条小鱼,运气不好的话连鱼腥都碰不到,所以捕捞成本非常高。

  养殖刀鱼,能否替市场解围?

   相关科研单位和企业探索了刀鱼人工养殖十几年,但养殖刀鱼目前还未能游向市场。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水产养殖研究室主任徐钢春解释,刀鱼的商品鱼规格通常是二两以上,但现在企业规模化人工繁育的刀鱼商品率不到20%,企业的养殖成本几乎与长江里捕捞的刀鱼价格不相上下。

  “通过几代的驯养,刀鱼的应激反应水平会明显降低,家化程度会提高,这些都会大大提高刀鱼人工养殖的存活率和商品率,降低养殖成本。”徐钢春相信,再进行两代的优良品种培育,养殖两周年,商品率可以稳定在70%以上。

   江苏中洋集团把刀鱼作为其开发的主导产品之一。在中洋副总裁朱永祥看来,将来刀鱼上市后售价也就在100—200元左右,这取决于人工刀鱼投入市场的数量。“通过专业的水质监测调控、精心的养殖管理和合理的营养搭配,养殖刀鱼生长速度快于野生刀鱼,一旦投入到市场,有望平抑居高不下的刀鱼价格。”

  据了解,中洋养出的刀鱼保留了野生刀鱼的口感。不过,在江鲜店顾老板看来,人工养殖刀鱼的上市不会对野生市场有太大影响,野生长江刀鱼的价格会依然坚挺。

  刀鱼之困,背后乃长江之殇

  时令性的刀鱼之困,只是长江鱼类资源枯竭的一个缩影。长江中最为常见的“青、草、鲢、鳙”四大家鱼,现在每年的捕捞量也就几万吨。

  “现在捕捞量不再有明显下降,因为鱼已经快没了。”连续多年在全国两会为长江鱼儿们“代言”的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赵进东院士解释,几十年来长江鱼获量就像一条下坡曲线,现在已经处于最底部,所以趋于平缓。

   “地球造就一个物种至少要200万年,而人类破坏一个物种也许只要几十年甚至几年。”中科院水生所学术委员会主任曹文宣院士等14位院士联合起草的一份倡议书上有这样一句话。长江是世界第三大河、亚洲第一大河,被誉为中国的天然鱼仓。然而由于多年毁灭性捕捞和沿江大量电站的修建,多种长江鱼类难觅踪迹,长江生态链条断裂,生态系统面临崩溃。

  据《科技日报》报道,呼吁多年的长江全面禁渔已经到征求意见阶段,计划从2020年起,在长江流域干流和重要通江湖泊全面禁渔,为期十年。

   这对拯救长江生态意味着什么?“基本可以形成稳定的种群。”曹文宣说,想恢复成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长江显然不可能。

  “我们能为长江做的实在很有限,但我们开始做了。”在农业部长江办资源环境保护处处长赵依民看来,金沙江上游的水电站还在建,长江沿线城市人口膨胀、工业园建设增加的排污,‘黄金水道’里船只有增无减……对于鱼类来说,这些因素都比捕捞更具毁灭性。但这些问题也都不是某个或某几个部门能解决的。守着濒危的长江,赵依民只有摊手的份。(来源:科技日报)

信息来源:办公室  2017-04-18  点击数:57